一个密山军迷的“战舰奇缘”

仅凭一份图纸几本杂志复制出“高难度”迷你版密苏里号战列舰模型耗时15年四五千个零件都以“最好”为标准如今仍在完善
一个密山军迷的“战舰奇缘”










生活报记者薛宏莉

身居“陋室”,不重吃穿,一生钟爱一物品,为复制其模型耗时15年,精雕细琢……这样的生活在普通人眼里或许不被理解,但53岁的朱洪杰却自得其乐。

一人,一物,两者之间,究竟有怎样一份情缘?近日,记者联系到了家住密山兴凯湖农场的朱洪杰,听他讲述起了自己和密苏里号战列舰的那份“奇缘”。

一篇军事短文

埋下少年“造舰梦”

50平方米的回迁房里,几乎找不到一件家具,唯一的“大件”就是一台车床。每年,朱洪杰会在这个房间里住上大半年左右,然后去北京打工,赚取一定的生活费再回来。

回家后,他多数时间都是在屋子里潜心制作“迷你版”密苏里号战列舰模型。

朱洪杰种过菜,当过服务员,在本地开过机械修理部。“后来,身体不好,就都不干了。”他说,选择去北京打工是因为那里工资高,干几个月够在老家花个一年半载,这样他就可以专心“造舰”了,他把自己的小屋戏称为“造舰工厂”。

这些年,除了前不久动工了一个“致远号”,朱洪杰一直在造密苏里号战列舰,而且只是这一艘。他为何只对它情有独钟呢?

朱洪杰的故事得从少年说起。他虽祖籍北京,却在密山兴凯湖农场出生、长大。因家庭生活并不富裕,这辈子去过的大城市,除了哈尔滨就是北京了,所以根本没有机会一睹停泊在美国的密苏里号战列舰的真容。但是,军事杂志为他打开了“一扇窗”。“13岁那年,我上小学五年级,跟着哥哥去学校一个体育老师的宿舍,那老师也是从北京来的,他宿舍里放着一本《航海知识》杂志,我随手翻看,就在里面看到了密苏里号的介绍。”朱洪杰回忆道,虽是“豆腐块”大的一篇文章,还没有图片,却给他留下了“这艘战舰一定很美”的遐想。朱洪杰想了解密苏里号战列舰更多的信息,可小城信息闭塞,一个孩子在那个年代是没有啥零花钱的,他便把这个兴趣搁置在了心底。二十七八岁时,他在当地书摊上偶然看到了《现代战舰》杂志,兴趣再次被激发,由此成了一个“啃杂志”的军事迷。“每期都会买。”就在这期间,朱洪杰看到了密苏里号战列舰的实景图,印证了自己当年的“想象”。他还在书里的一栏广告内发现有“出售密苏里号战列舰模型制作图纸”的信息。“我要把它造出来,摆着看。”当时,卖图纸的老师傅告诉他,这个战舰模型很难造,工期至少得一年。因为只有一份图纸、几本与其有关的杂志,做事追求完美的朱洪杰没奢望自己一年能造出来,但也没想到自己一造就是十五年……

一生只造一物品

15年“打磨”2.489米战舰模型

“密苏里号战列舰,是美国海军1944年建造的第四艘世界上舰体最长、排水量最大的一级战列舰。曾经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、朝鲜战争和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。1945年9月2日,标志着二战结束的日本无条件投降签字仪式,就在当时停泊在东京湾的密苏里号主甲板上举行。1984年,密苏里号开始接受大规模的现代化改造升级,包括装设战斧巡航导弹及鱼叉导弹发射器以及密集阵近程武器系统……1999年,密苏里号战列舰作为博物馆舰,停泊在夏威夷珍珠港福特岛旁,供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参观。”说起这艘战舰的历史,朱洪杰的描述堪比“教科书”。

他真正动手制作密苏里号战列舰模型,是在38岁那年。这之前,光是看图纸和参考航海模型制作教材,反复琢磨,他就用了大半年时间。“二十多张大小不一的图纸,大的一米多长,小的报纸单页那么大。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拆分图。用什么材料制作,既能保证美观,又尽可能复制它的各个功能呢?”朱洪杰最终决定选用1.5毫米厚的铁皮做船体,用铝片做上层建筑。按照108:1微缩制作模型,模型全长2.489米,至少由四五千个零部件组成。舰体部位,他就做了四年。“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,在我眼里,早就把这个模型当做一件艺术品来打磨了,所以每个零部件都是反复制作,直到自己满意的才上舰安装。”朱洪杰说,这艘战舰,舰体部位最难做的就是舰首,要呈现其流线型,每个铁板零件都要用锤子敲打出弧度,弧度小了没有流线型感觉,弧度大了组装出来会凹凸不平,他一直是做了拆、拆了做,直到呈现出自己满意的整体效果为止。

密苏里号战列舰上,有多种火炮装置,还有对空防御系统、雷达系统、无人驾驶弹射平台和直升机起降平台等。这些,在朱洪杰的“迷你版”模型上,都一一进行了复制。最小的零部件堪比黄豆或芝麻粒,而且需要焊接,稍有不慎、处理偏了就得重新再做,每次朱洪杰都是举着放大镜一点点操作。最奇妙的是,战舰模型上的火炮系统,可不仅仅是“摆设”,还能“操作”。只要装入极少量的鞭炮火药,就可以“开炮”。现在,这艘密苏里号战列舰模型95%都已完工,朱洪杰正在进行火控装置和遥控系统的安装,他说,预计两三年后,就可以通过电路控制下水航行和火力发射了。

“孤独者”的快乐

“它就是我的伴儿和孩子”

为了制作这样一艘战舰模型,朱洪杰省吃俭用,甚至用的手机,都是只有打电话、发短信功能的“老人机”。如果不是曾经把密苏里号战列舰模型拉到街上展出几天,被人录制了小视频,他的故事还不会被人知晓。

15年做一物,除了感慨朱洪杰的这份执着以外,也有不少人质疑他“不务正业”、“玩物丧志”。但朱洪杰不在意这些,他说,自己一个人生活,没有父母赡养,没有家庭负担,对生活的标准也要求不高,在手作的过程中能感受到无限的快乐。“当时做它,就是因为喜爱;后来也想过去参加航模大赛,可是一直没做完;再后来觉得要是做好了,也可以把这个当做一门手艺或事业来做,可是也没实现。而且做着做着,在我心里就把它成了一件艺术品,精益求精的过程中,它便成了我生活里的一部分……”朱洪杰坦言,有人出过高价要买他的这艘战舰,他没舍得卖;还有人要买他的“技术”,要和他一起加工航模出售,“但我觉得批量出来的东西,不是‘它’,所以我也拒绝了。对我而言,这艘密苏里号战列舰,早已成了我的伴儿和孩子。”一辈子没结过婚的朱洪杰这样说道。

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每个人有选择不同生活方式的权利,或许在大多数人眼里,朱洪杰是个“孤独者”,所以他把情感寄托在这艘战舰上。但朱洪杰却觉得,这就是他最喜欢的生活。

图片由北大荒股份兴凯湖分公司耿旭阳提供

申博138真人赌场游戏 澳门巴黎人网址 乐丰国际娱乐 乐丰国际娱乐 申博现金网登入网址
澳门线上现金网真人荷官 澳门永利网站平台 菲律宾申博现金网真人荷官 申博开户现金网直营网 兰博基尼导航评级网
澳门新葡京盘口 明陞现金棋牌 牛牛赌博技术 天天娱乐网站 申博138官方现金网
百家乐真人赌博游戏 百家乐真人龙虎 银河真人网上赌场 巴黎人招商总代 申博开户帐号导航